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伴月轩主

这方净土 是我心驰神往的地方

 
 
 

日志

 
 

【引用】独上高楼——记洛阳画家安瑞阁  

2012-05-12 23:49:24|  分类: 国画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安瑞阁本名安留长。他父亲中年得子,希望他硬硬实实成长。等到他到了中年主攻绘事,想起父亲还巴望着他当个文化人,才自命了“瑞阁”文号。

 

他的父亲是个银匠,干得是银光闪闪的活,家里却穷得叮叮当当响。安银匠少年学艺,本指望凭手艺立家置业当富豪,可是,刚长得比长枪高一点儿,就被缺兵的队伍盯上了,吓得安银匠带上干活的家什,逃离舞阳老家,到了平顶山叶县辛店村。

 

不料,躲过了兵逃不过匪。在叶县辛店村,安银匠孤身一人,干上一段时间,就被土匪抢劫一次。时间长了,自己也有了经验,东藏西藏总算有了点积蓄。到了三十七八岁,才娶妻成家。1945年,安银匠40岁有了老大孩子,心想钱财身外之物,安家儿子能安全、长命、留在人世就是大福分,就给老大儿子取名安留长。那年冬天,安留长还在襁褓时,母亲抱着他去他姥姥家住了几天。一天深夜,一拨土匪砸开他家门,把家中的被子褥子衣服烂鞋臭袜子和箱子柜子,只要可能藏银子的物什,搬家一样全抢走了。安银匠穿着一条裤衩子,吓得胆战心惊,冻得瑟瑟发抖,挨到天亮,才隔着门缝儿,喊叫路过的街邻,求助些衣服,才出门诉说了一通。土匪们为了不断财路,从不伤他。安银匠财去人平安,也算是手艺保了他。

 

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安家还是一贫如洗。人民政府给他家分了房子分了地,开始了平安的日子。老大安留长之后,家里相继又添了两个儿子。安银匠读过几年私塾,爱和有文化的人交往,请人写了一副对联:“得志当为天下雨;论交须有古人风”,还请人写了《陋室铭》、画了牡丹画装裱起来,悬于厅堂。在当时的农村家庭,真是难得的文化气象。安银匠还经常念念叨叨,让孩子们好好上学识字,长大了当个文化人。

 

安留长上小学时,老师李月樵是当地有名的“画家儿”。李月樵擅长山水花鸟,不光教美术,也是一位多面手。李月樵教语文、算术,板书时经常插进一些图画,连汉语拼音“aoebpmf……”都是连写带画,生动有趣,易学易记。安留长对李月樵老师十分佩服,心生崇拜之情,小小年纪,不会说那些感人的话,只是暗暗用功。不仅认真完成作业,还找来不少画作描摹。不久,李老师就看出孺子可教,常例外给予点拨。这让安留长倍感温暖,兴趣大增。上了初中,仍然经常拿着作品请李老师指教。李老师温柔敦厚,性情平和,看出安留长良工心苦,欣喜于心,总是倾箱倒匣,有问必答。

 

安留长从李月樵老师那儿,既学得了画艺,又学会了做人。在中学就成了师生皆知的“画家儿”。他得知邻家藏有一幅四扇屏花鸟古画,就借来描摹。几番下来,竟到了惟妙惟肖假可乱真的程度。消息不胫而走,周边乡亲中有爱好者,常带来画作珍品请他描摹。他也是来者不拒,分文不收,费时费力,让人家满意。他接触了各种画作,广采博取,开启了创作灵感,还落得了好名声。

 

1962年秋,安留长初中毕业,回到村里,就被选为会计。青春年华,朝气蓬勃,拨拉着算盘珠子能算账,摇着笔杆子会画画,文气十足,颇为耀眼。

 

            (二)

 

 

安留长穿上军装戴着大红花离开家门,送他远行的妻子已经怀了9个月的身孕。

 

1964年冬天,政府动员适龄青年应征参军,20岁的安留长作为进步青年报了名,体检、政审顺利过了关。那时,从兵荒马乱岁月过来的老人,大多害怕孩子当兵。安留长一家的态度很坚定,认为穷人家子弟应该“报恩”,为国家出力。安留长的妻子挺着大肚子,还专门到当时的人民公社表示支持他参军,留下了一段美谈。

 

就这样,安留长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工程兵某部的一员到了北京。新兵训练刚一个月,家里寄来喜讯,妻子生了个宝贝女儿。待到妻女到部队探亲,父女相见,女儿已满三岁

 

在当时的部队,安留长这样的人,实在也是宝贝。当新兵时,出墙报、板报就使他崭露头角。第一个假日,他就去了中国美术馆,看得他眼花缭乱,心花怒放,流连忘返,找到了进艺术圣殿接受洗礼的感觉。

 

特种工程兵部队承担国防重点工程施工任务,居无定所。完成一项任务,即换防他处,属于“建房”者无新居。工程多在深山之中、荒漠深处,环境非常艰苦,随时还会遭遇塌方、飞石之险。这支部队,更需要用文化鼓励士气。安留长分到连队,就以一技之长引人注目。但他从不沾沾自喜,完成文事,即投入工作一线,和战友们同甘共苦。以至于不少战友纳闷儿:他这个文化人儿,怎么是憨不愣腾的样子?有一年,部队在山西某地施工,安留长和几个战友住在一家农户。房东从其他战友们那里,得知安留长是个“画家儿”,就诚恳地请他给画一幅。安留长不好推辞,就给人家画了一件4扇屏,房东把画裱糊以后,悬挂室内,一家人欢天喜地。这一家有个青春靓丽的大姑娘,本来对解放军就很热情,这下更显热情了,免不了对安留长多看几眼。战友们从多出那几眼中,就把安留长和那姑娘“联系”起来了:谁说小安憨?肚子里有墨水儿的人做事儿,不一样……!消息传到了连里,连首长认真调查了一番,最终认定是“军爱民来民拥军”的好事。殊不知,常常令安留长牵肠挂肚的是家里的妻女呢!

 

在部队,安留长入党和从班长、副排长,都是水到渠成。提他当排长——正式军官时,发往他老家的调查信,不知什么原因,迟迟得不到回复,被搁置了下来。而在他入伍3年后才参军的三弟,此时当了两年半兵就已经提干。后来,战友中的一个老乡提干后探家,部队委托其把调查信带回,才被提拔当了司务长。之后。他凭着过硬的政治、军事素质,一路顺风当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副教导员、教导员、团政治处副主任。受师、团嘉奖十几次,立三等功2次。

 

安留长在部队基层工作,经历了多次生死考验。当排长时,一次在坑道指挥作业,上方一块篮球一样大小的石头掉下,重重地砸在他的头上。虽然他带着柳条编的安全帽,还是一下就被砸瘫在地下,昏死过去。一些战友牺牲的场面,他至今历历在目。当年历难历险特别是带有血腥气的经历,至今他也没有告诉家人。

 

1982年底,安留长从部队转业。因为妻子已经随军在洛阳工作,他也随着来到洛阳,在一个乡担任副职领导职务。

 

1985年秋,在干部知识化的浪潮中,为使一部分有工作经验的干部解决文凭问题,组织安排一些干部脱岗上学,安留长参加党政干部电大专修科学习。军旅生涯18年,苦累紧张,难得如此静心学习机会。他在班里年龄最大,对于文凭或者借助文凭升职已经很淡然。这次,他对文、史、哲、写作等知识进行了恶补。在两年时间里,他把所学与国画的创作研究结合,对文化和艺术的关系有了天门洞开的感觉。

 

毕业后不久,安留长被调到另一个乡工作。他正在干事业的年龄,想在工作岗位上搞出点新气象。在工作中,他发现了一个被乡邻交口称赞的妇女,进行广泛了解后,认为可树为道德楷模,组织了采访、上报、宣传。还自己撰写文本,以《模范媳妇史芹》为题,拍成电视专题片,在电视台播出。后由赵路编剧,以该主角为原型拍成的电视剧《车轱辘花》在中央电视台播放。

 

不料,随着世事急剧变化,官场急速浮躁起来。眼见光天化日之下,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事接连发生,让向来心地清明的安留长无所适从,陷入进退两难,无可奈何的愁苦之中1998年调整干部,“组织”让他写“自愿离职申请书”。他想不通,就写了“经领导同志的说服教育……”。人家说:这样写不中,你自愿就是自愿,拉扯领导干啥?无可奈何,他不得不“自愿”了。

 

仕途上最后一段经历,安留长用“血、泪、情、愁”4个字概括,铭刻心底。当年那个视独断专行为“魄力”的人物,“画着圈儿”让安留长那一批干部往里跳、很快升职高就。后来因贪污受贿东窗事发,以人民罪人的恶名入狱,终结了官场生涯。安留长早就断定其会有如此结局。

 

离开了工作岗位,安留长一时觉得百无聊赖,开始细细整理过去的用物,竟然找到了上小学时用过的调色盘,还把当兵期间购买的书籍都翻腾出来了。个人奋斗不止、不甘人后的闪光历史,奔涌而来。心绪平定下来,安留长明白了:在“狗咬”“驴踢”的官场闹剧中的挫折,比起自己为国家出力流血的经历,算什么呀!权当是“昨夜秋风凋敝树”,咱就“独上高楼”走一遭!

 

被迫离开官场,自愿奔向艺海。安留长成了安瑞阁。他割舍不断的是对工作过的那片乡土的情愫。很多年来,在春节前夕,总会有一些乡民,念及他当年脚踏实地为老百姓办事,给他送一些蔬菜贺年,让他多“回去”看看。乡亲们喜欢叫他“老安”,画家安瑞阁听了总觉得暖意融融。

 

              (三)

 

 

安瑞阁和其他很多非科班出身的画家不同之处,就是在画外下了很大功夫。他在画画的同时,极为重视对美术理论以及相关学科理论的学习研究。他有一个基本观点,或者是对自己的要求:可以画不好,不能不懂画。

 

为了“懂画”,安瑞阁大量阅读古今名家的画理论著、优秀作品,还拜名师于京华,求至理于津门。在博学多采、融会贯通之后,开始建构他的一套理论,可以简称为“十论一法”,洋洋十数万言。目前完成的有:书画元气论》、《书画生机论书画笔墨论》、书画构成论》、国画诗境论》、《书画意象》、《书画人品论》和《安瑞阁写意牡丹画200》。另有探讨中国书画哲学根源的《书画大道论》,解读中国书画的传统文化根源的《书画文化论》,论述中国书画的自然生活根源《书画写生论》,正在撰写之中。

 

书画评论是衡量懂不懂、通不通书画的重要标准之一。安瑞阁虽所著不多,但为文则字字珠玑。

 

他曾撰文对李进学、张焉如等著名书画家的作品进行评述。安瑞阁评论李进学书法国画成就的文章《画从书出的艺术典范》,标题直切主旨。他认为李进学的书法作品,剑戟森森,似始皇兵马俑,器宇轩昂,有杀声震天之势。又如登临泰山之巅,俯视天下群峰,有庄严肃穆之感……以饱满的激情,多变的线条,绮丽的造型,丰富的墨法,彰显了魏碑书法古拙、生涩的美学价值。……李进学以魏碑书法的质和行草书的情诉诸于绘画。笔以求质,骨法立形,气以成象,墨以求韵。他的画以牡丹、梅花见长。高雅脱俗,文意深邃,诗情奔突。达到了高度凝练的寓于牡丹、梅花之中的高尚人格品质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精神的统一。实现了作品内在意境与外在精粹的笔墨形式的统一。他认为应该提倡向李进学学习,以书入画,纠正目前画界普遍存在的柔弱之风,树立正大光明的阳刚之气。

 

他评论《焉如书写语言》的书法艺术作品,写道:点画的伸缩揖让、结字的曲扭变形、行与列的随意错动产生的艰涩感,增强了欣赏的难度和趣味感。文字间隔的密密匝匝、错错落落,文字板块的密不透风、结结实实产生的凝缩力、沉重感,让人领略到作品的厚重、凝练与深沉。运笔的虚实相间,用墨的偏于枯、燥,结体的魏碑风貌,特殊纸张产生的特殊效果,使作品好似受到风雨岁月的剥蚀而极具碑拓感和金石味。……实现了无限丰富的审美信息投射与极其简约清晰爽目的外部形式之间的完美结合,实现了既醒目又耐看的这一审美高度上的完美统一。

 

文如其人,画如其人。了解李进学和张焉如的人士,会认可安瑞阁对这两位作品的精当的评价。通过文章,也可以看出安瑞阁对书画的理解之深和学养的丰厚。作为同道,安瑞阁见贤思齐的雅士之风,堪称典范。安瑞阁自己的牡丹画,早已自成一路,呈现的是风骨之像,而隐于其后的则是他孜孜以求的元气、生机、笔墨诗境、意象、人品、大道等等文化之魂。《安瑞阁写意牡丹画200》,是他对书画的文化理解的具体化。目的是让后学者一目了然。而人们能够一目了然是他坦坦荡荡的君子情怀,对他的画,实在一目难以了然。

 

想学安瑞阁画者,或者拜他为师者,皆以为他的画难学。究其原因,就是其风骨之像易临,文化之魂难摹。

 

少年奋发,军旅熔炼,官场磨砺,艺海苦觅,铸就了画中有魂的安瑞阁。

 

清末学者王国维引用不同出处三首词中的名句,概括其治学三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安瑞阁是独上高楼的一个。

 

走出“血、泪、情、愁”,深谙干、湿、浓、淡,安瑞阁还热衷于乒坛酣战、战友谊远、网络斗奇、公益奉献、园丁之乐、子孝妻贤、孙辈绕膝……

 

作为洛阳画坛名家,安瑞阁说:“总觉得自己懂得太少,在画艺上,还有很多有待提高的地方。”

 

如此,就该去“灯火阑珊处”找他。

 

 

独上高楼——记画家安瑞阁 - 孙建邦 - sunjianbang1954的博客

 

独上高楼——记画家安瑞阁 - 孙建邦 - sunjianbang1954的博客

 

 

 

独上高楼——记画家安瑞阁 - 孙建邦 - sunjianbang1954的博客

 

独上高楼——记画家安瑞阁 - 孙建邦 - sunjianbang1954的博客

 

独上高楼——记画家安瑞阁 - 孙建邦 - sunjianbang1954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